首页  »  武侠古典  »   绯月的游戏旅程 加载中加载中
绯月的游戏旅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我们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1】
  「恭喜留雨小姐,您抽中的是白彗世界OL首测激活码,这个游戏前段时间刚开发完成,现在进行一个月的测试,作为第一批玩家,您将在白慧世界OL中使用的游戏舱费用将由白慧公司承担……」笑得很甜的娃娃脸店员一边滔滔不绝一边麻利的办好了手续,「游戏舱将会尽快送到您的家中,那么,留雨小姐,祝您游戏愉快。」只不过回家路上在白慧公司旗下超市买了一瓶洗发水却忽然被告知中奖了,我正不知道手该往哪放,见状忙接过ID卡,只见一张深红底色的金属卡片,上面只有简单的白慧世界OL字样,真是意外的普通呢,我将ID卡收入怀中,向店员道了谢,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打开家门,一眼便看见了突兀出现在客厅的椭圆形游戏舱,茶几上放着使用说明书和数码收据,不愧是靠游戏起家做大做强的白慧公司,我暗赞着白慧的效率,在数码收据上按下了指纹,拿起了说明书草草看了一遍。说来惭愧,都2086年了,各种游戏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这种号称「第二世界」且拥有现实中一样的五感的游戏,因为天生对游戏不敏感,我却从没想要尝试玩过,既然运气好能收到免费的游戏舱,那就试试吧。
  我按照说明书的要求将粘稠的无色透明营养液满满的倒入一人半高的游戏舱,真是费劲呢,我脱掉全身衣物,缓缓进去游戏舱,将ID卡插入,开始进行最开始的绑定账号自己个人信息。游戏舱底部是一个软软的斜坡,我将头没入粘稠的营养液,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能感觉到液体缓缓流入口鼻却又丝毫不觉得难受,反而带有一丝轻松感,忽然觉得好困,我躺在舱底慢慢睡着了。我不知道的是,游戏舱这时终于有了动静。
  「游戏舱ID03检测到玩家,开始绑定。」
  「游戏测试NPC 绯月公主数据同步开始。」
  「同步100%……同步完成,检测到玩家个体误差,开始修复,修复完成1%…3%…5%……100%,修复完毕,游戏剧本第一章绯月沉沦数据导入中……」游戏舱打开了。
  「咦,我怎么睡着了……」我张了张嘴却发现没有声音发出来,忽然发现包裹我的透明液体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粉红色,「绑定结束了吧,看看下一步的神经同步游戏服又是什么。」我这么想着,将手伸出舱外扶住舱边爬了出来,奇怪,怎么这营养也不光变色了还变稀了点,和水差不多了呢。我站了起来,感觉身体有点微妙的不协调感,这是怎么回事?身上的营养液风干了一些,让我觉得有些凉意,我抓起了放在一边的上衣,胡乱披在身上在胸前打了个扣,粗糙的衣物摩擦着乳头,奇异的触感让我觉得身体敏感得有些不对劲,我披着明显大了一号的衣服,站在了卧室的落地窗前……我以前的黑色短发变成了一直垂到腰际的柔顺发亮的紫红色长发,清澈明亮的浅绿色瞳孔找不到半点以前黑色瞳孔的影子,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长得象洋娃娃一样精致的面孔,却偏偏有一对呼之欲飞的翘乳,规模不太巨大,却造型优美,堪堪能让成年男性一手掌握的样子,细到只有一握的小腰,裸露出一段动人的雪白。
  我表情复杂的看着镜子里同样表情复杂的女孩,找出了自己的居民认证卡。
  (少女对比中)
  「完全不是一个人啊魂淡!我这个样子一下楼就会被当成非法入境被机器巡警盘问啊!」虽然变得比以前漂亮了,可是在这个几乎做什么事都需要实名ID的时代,我可不认为这是件令人多开心的事情啊……我又拿起了说明书读了一遍,这是……原来如此,这游戏的测试是让玩家以NPC 扮演的方式进入游戏,而我这个测试NPC 便是一个叫作绯月的女性角色么,那这样的话游戏结束就能变回来了吧……总之,先进入游戏再说?
  「这东西怎么这么沉啊……」我打开了放置在游戏舱旁边的三个大罐子中的最后一个。第一个大罐子中就是最开始那种无色营养液,第二个罐子上写着【游戏服】三个字,其实却是一小瓶黑色胶质,瓶子虽然小却出奇的沉,我双手才勉强抱起瓶子,放入了游戏舱上方的【游戏服预热槽】,而第三个罐子是用来擦拭全身的粉红色粘液,我脱掉上衣,打开罐子的盖子,细细的抹尽全身,脖子以下一直到大腿根部都被涂满了粘液,我照了照镜子,皮肤变得了诱人的油亮,OK,准备完毕啦。
  我取出了装着游戏服的罐子,打开后发现里面本来漆黑发亮的的黑色胶质变得黑色透明,将手伸进去,提出一件浸满光滑液体的紧身衣,紧身衣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我开始迫不及待的想穿上了。这是一件肉色的乳胶紧身衣,我放在腰间对比了一下,紧身衣的颜色与我的皮肤几乎分不出差别,我在紧身衣的后背找到了拉链,拉开拉链后从脚开始穿这件紧身衣,黑色粘液有着很好的润滑作用,我直接将紧身衣提到了大腿根部而完全不觉得生涩,甚至可以说紧身衣吸住了我的双腿,舒服的包裹感让我的蜜穴有点湿润了。我继续往上穿着,将紧身衣提到了腰际,下体的两个空洞触到了光滑的乳胶,既痒又麻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瞬间传遍全身,我咬紧牙根,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几声轻微的呻吟,下一刻又羞红了脸。